操他妈的!!!!!!虚无主义万岁!!!!!!!!!!!!!三星傻逼!!!!!!!!!!!!!

唔噗噗噗噗噗的宣传

这个地方以后会当成杂物堆积处来用
新lof(只是一个用来堆文的地方): @八千鹤
想看什么梗请走上方博客☆柴鱼爱你唷

我觉得我在退步。
1q字我本来能完结,而看现在这个进度我只写了第一章的五分之一……

摸个草稿。
本来想画Mary(´・ω・)

心塞如doge

终于补完了琅琊榜的小说。

啃着啃着,从一开始对宫廷斗争小说本能的反感,到被跌宕起伏的剧情所吸引,再到“呜呜呜苏苏好帅呜呜呜蔺哥哥求凌辱”……总觉得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说实话,琅琊榜绝对是我看过的,最心机也是最正直的宫斗。没有妹子互相捅刀却不肯明着踹对方一脚的磨磨唧唧,也没有千篇一律的剧情(事实上每次剧情都能超乎我的想象,作者的脑洞看上去比我要大)。看着苏苏干净利落地斗完一个换一个,绝不拖泥带水……神TM爽快。而且我本来还以为苏苏是男主,最后搞不好能开个金手指活下来……结果我真是太天真。不过这个结局也不会特别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我想起立喊“Bravo”。至于为什么,请去看一眼饥饿游戏和YGOzexal146...

别人的摸鱼一摸一条暴鲤龙。

我……我那时候大概在浪里格朗浪里白条。

30min摸鱼。
原设定是我第一个建的秀太儿子……因为脸太吃藕所以在炮萝女儿练上来以后删掉了。
并没有时装,所以只是一个大头。
也算是一个自断后路……想写一个关于被删掉的角色的故事。

码歌词

see,

there's a little bit of enmity

and a little bit of brutal animosity

and a little bit of unremitting savagery

took a little bit of charles lee to wake the beast

and now i'm like, hey,

when my tomahawk is wrecking

every ligament and artery you have in possession

it's not just your overcoat

自说自话

看标题像是树洞其实是很严肃的短篇括弧段子系列,一点也不好笑,非常正经严肃

花哥和自称是他失散多年亲姐姐的炮萝的故事

lo主不会四川话,仙人也救不了我


01


余伯然是个懒人。

升到满级之后他就啥也不干了,乘着马车颠簸着回到了万花谷,顶着8w的血条过上了每天忧伤地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做明媚安静小娇花的日子。

如果没有众多师弟师妹指着他窃窃私语说那个脆皮师兄是不是脑子有病的话,余伯然觉得他的人生幸福指数一点也不输那些甩着大CW呼妹唤情缘的花哥们。


02


我们的男主角,余伯然,性别男,今年年方22,职业是个离经花,属性是脆皮,梦想是沐浴着万花谷明媚的阳光躺在万花谷的花海里,安安静静地做一朵...

记梦

大概是几个月前做的梦……

梦的主人公叫狸。在他的记忆中昨天他十六,方才从山里收养他的修道院走出来,头一次走出大山。结果第二天深夜他浑身血污地躺在地上,被周围的人用敬畏害怕又贪婪的目光打量。 狸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时有个丧子的寡妇收留了他,告诉狸说他以前是个强大的侠客,踏遍武林无敌手的那种大魔头,后来因屠城(似乎)被裁判厅悬赏通缉,最后被人杀死。

狸一听说这他妈绝对不对劲,毅然要出走完成自己习武的心愿。结果裁判厅一听不对,就把一个叫鲛的独眼长官放出来监视这个声称没有记忆和能力的前通缉犯;有个叫鸠的姑娘则千方百计要将狸带走以控制狸原先创立的大门派;还有一个叫鸮的自称是狸妹妹的姑娘则跟着鲛和狸试图杀了...

1 / 5

© 老柴鱼 | Powered by LOFTER